念之弗得

二八痴汉协会会长(自封
“或许不知是梦的缘故,流离之人追逐着幻影。”
“小姑娘今日说喜欢,明日喜不喜欢又是另一回事。”
“千山万重 不离不弃 为了理想”
“云上看景 周末愉快”
编剧不值得,但居北和甜甜值得。



药婶,审神者有名字预警。

现代paro,相亲梗,年下,我流药总,ooc可能,私设如山。

没问题的话,预祝阅读愉快。www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目录:


并没有药总正式出场的序(被打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序】


“嗯,我也是……好的,那么有缘再见。”


带着不疏离也不多一分亲近的得体微笑,星野瞳和对方礼貌地道着别,随即点头示意转身离去,不急不缓,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暧昧。


这次第几次相亲来着?平心而论她相亲的次数并不多,但是从心底对于无效社交的抗拒使她身心俱疲。不过没关系,好在回家后如果母亲问起,她可以毫不心虚地回以“我已经尽全力去对对方产生好感,并在失败后成功维持住了,那个在我看来有些虚假的融洽气氛”。


坐在驾驶位上,锁好车门,相对封闭的空间帮她有效缓解了一定的倦怠和紧张。并不急于发动车子,她先是从包中拿出被冷落了小半日的手机,查看未读讯息。


20分钟前,3条未读来自多年异性好友兼情感顾问——薄荷,是无论怎么解读都更像是来吃瓜的关心:

“小瞳酱小瞳酱,相亲怎么样了?”

“应该快被你结束了吧?”

“怎么样用不用我去捞你~~~”


虽然吐槽过无论是小瞳还是瞳酱都很亲昵了,为什么要使出双重肉麻效果,但显然此时这个不是重点:“我谢谢你,还没到捅了对方、需要你进局子捞我的地步。”

想了想,又补发了一条:“也没遇上那种纠缠不休的,你的初步把关还是没出过问题的,一直以来谢谢啦。”


出神地盯着屏幕暗了又亮,定睛一看,果然是某个仿佛很闲的人回复了自己:“啊咧咧~那还真是遗憾呢~~~”

遗憾什么,我没进宫喝茶还是我没被人烦?星野瞳现下对他仅存的感激被顺利发配边疆。


这位好友也是个有性格的,国际心理学期刊上发表过文章的主,偏偏去考了幼师资格证,扬言要带坏所有祖国的嫩苗,其实是个比谁都心细如发的人。

在自己某次半认真地抱怨会所的情感顾问审核粗糙后,递了简历给那家以相亲成功率和质量都极高高闻名的会所,成为那里的特邀顾问,事实上也就是挂了个名,帮自己寻觅可以约顿下午茶试试看的人。


不感动是不可能的,星野瞳心下明白,原本会所里的感情顾问也不是不专业,只是自己有些...稍许与众不同了。


还没来得及伤春悲秋,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挚友兼“cp”——晓夜同学,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表示,虽然自己昨天和她说过今天下午的相亲安排。

啊,明明被自己拉着确认了cp的关系,结果她连摆出cp的姿态开个玩笑都不肯,该说是没心没肺呢还是漠不关心呢。

好吧,虽然就连这个玩笑,都可能只有自己当真了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无视才是最大的嘲讽。


星野瞳,间歇性丧失活下去的动力。

啊,开玩笑的,她也就是这么随便想想。


倒也不是生活在无爱的环境,双亲每天都是狗粮发个不停,对她也关怀备至,“眼睛吧,一个人还有两只;我们俩可只有你一个宝贝女儿,怎么爱都不为过”,自家母上大人如是说。

友情方面,晓夜和薄荷一向有求必应,都是那种只要我有,钱都借得毫不犹豫的绝世好友。啊,虽然这俩人都对把她逗炸毛这件事感到乐此不疲。


所以对于为什么自己还会感到格外缺爱、没有安全感,星野瞳也想不明白。在与异性交往这方面,她似乎向来无缘。


“上一次是对方用叉子时叉口向上了,上上次是对方希望你辞职之后去他的公司就业,再往前什么奇葩理由都有,这也是你要求必须也只是在这家咖啡馆一起进下午茶的原因,”薄荷气定神闲地品了口芭菲,“所以这次对方又怎么惹着你了?”

“啊———不要再提从前了好嘛。”往事不堪回首,星野瞳几乎要不顾形象地抱头哀嚎,考虑到周围其他顾客们的体验,她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“我真的不觉得我很过分啊,我只是——很……傲慢。”组织了一下语言,最后还是沿袭了以往的解释。

薄荷毫不意外地敷衍性安抚:“是~是~”


星野瞳不喜欢社交,在外表现堪称“高冷”的她,在父母和好友面前,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小话痨,说到感兴趣的话题会眉飞色舞,聊到动情处会落泪,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,甚至缺点多多。

但在个人情感方面,她就像是患了什么洁癖一样,但凡有些许不合心意的人,心中的放大镜会使自己不想再多打半句招呼。


她最爱的作家之一王尔德说过,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,但仍有人仰望星空。原意是指,生活再糟如一摊烂泥,也不妨碍一些人依旧会有理想和追求。进而星野瞳认为,自己吹毛求疵好像也没有什么,毕竟她也不介意就这么solo一辈子。

好吧,虽然有时候会有那么一点难过,她承认。


这么神游了一段时间,好友已经接完一通电话回来了,面上尽是故作神秘:“你猜我刚才给你安排了谁作为下一个相亲对象?”

“哈?”绕是身经“百”战,短期内也不想再折腾的星野瞳觉得心好累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emmmmmmmm其实比起写女儿,我是在把自己带入在写,父母和两位好友也是真情流露刹不住了。。。


药总:大将你是不是忘了什么。


我:药总对不起我错了...【试图溜走】


(我能保证的是,星野瞳再怎么别扭纠结,药总也不会让她溜走。HE保证,绝对保证,不鸽的话=。=)


评论

热度(1)